我们现在骑的马,竟然是一场仗打出来的

文章正文
2018-03-30 00:52

  一千四百年来关于马的近乎一切,都是阿拉伯人的一场仗打出来的。

  

  所有现代马的共同起源——真马起源于约100万年前的北美洲。在各次冰川期它们通过冻结的海面迁徙到欧亚大陆,形成了欧洲野马、普氏野马、冻原马和森林马四个原始品种。

  

  留在北美老家的那一部分最终于约2万年前消失,原因可能是刚好一路迁徙到美洲的印第安人祖先的狩猎活动。事实上,受人类祖先的猎杀影响而消失的史前大型动物不计其数,猛犸、披毛犀、似剑齿虎、雕齿兽、穴狮、洞熊、恐狼……这被称为第四纪灭绝事件。

  

  冻原马和森林马分别分布于西伯利亚和北欧森林地区,也很快先后灭绝,未经任何驯化。普氏野马一直在野外活到20世纪末(一度灭绝,只剩下人工饲养的百十匹,因人工繁殖和野外放养的成效,于2011年下调至濒危),但这一品种的血统,据研究与家马无关。

  

  现今所有家马都是自欧洲野马驯化而来。约6千年前,驯化进程刚开始的时候,唯一将要变成家畜的真马——欧洲野马又细分成了4种分布区域、生活环境与形貌特征略有差别的型。“4型”最接近现在的里海马,而由此驯化来的最主要的马种是阿拉伯马。

  其它型的马

  

  【向东传播】

  中亚今土库曼地区成了阿哈尔捷金马

  蒙古高原,逐渐形成了蒙古马

  【向南传播】

  青甘川交界地带的析支河曲,成了河曲马

  春秋时自羌人传给秦人

  兵马俑里的马俑原型就是这种

  【向西传播】

  顺着地中海南岸

  被柏柏尔人驯化成了柏布马

  欧陆,还有一些其它品种

  西亚地区拥有最早的文明、最早驯化的牛羊、最早的农业和小麦田,也是家马最早出现的地方。可证实的最早将马匹应用于军事的文明是约4000年前兴起于安纳托利亚(现土耳其)的赫梯,几百年后,古埃及人也学会了。

  

  长脸尖嘴,细身子细腿,这是里海马→阿拉伯马的标志性特征。

  当然周围一圈后发文明没有守着不学的道理,而这帮学生中出息最大、笑到最后的是约2600年前兴起于伊朗高原的波斯,极盛时期基本完全拿下了埃及、阿纳托利亚和中亚,蹭着希腊各城邦的边。后来当阿拉伯吞并了波斯的时候,一并把波斯拥有的马种、驯马技术和骑术带了回来。

  

  总而言之,获得了这种已经被称为“阿拉伯马”的细马种群的阿拉伯人,令各种资源、技术、知识、教义、好处、弊端,随八方征战尽皆传播开来……当他们打到北非后,柏布马也被收入囊中。

  在人类历史中,马匹只是物质文化交流中的一份子,但这个持久力惊人的品种,简直就是当时的保时捷、兰博基尼、法拉利,名品豪车级的,深受欧洲贵族老爷们的青睐。

  “跟我们欧罗巴村里的蹦蹦就是不一样!”他们大概内心这么翻腾着,拿自家的土产换这些东方的活宝贝(很正常,汉武大帝当年也不在乎钱,想拿二十万两黄金加一尊金雕塑购买汗血马)。当然也有不想跟异教徒做生意,而是打着收复圣地或别的什么旗号强取豪夺的。

  

  凑齐了阿拉伯马、柏布马、本地“杂牌”,甚至还有向西回流的蒙古马的老爵爷们,自然而然地就会追求新鲜刺激的。于是……欧陆各种叫得出名的马种差不多都混出来了:

  在西班牙,阿拉伯马×柏布马→西班牙马;

  在荷兰,西班牙马×柏布马→弗里斯马;

  在丹麦,西班牙马→腓特烈斯堡马;

  在英格兰,阿拉伯马×2型马→苏格兰高地马;

  在瑞典,阿拉伯马×欧洲野马→哥特兰马;

  在挪威,蒙古马→峡湾马;

  在冰岛,欧洲野马×峡湾马→冰岛马

  ......

  (北欧马种很多都有蒙古马血统)

  

  混着混着,铁皮罐头骑士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。原有的财路被设卡拦截了,我们只有扬帆出海发家致富!而最后那些有命扛着金银财宝回来的探险者变得多么富有,可能他们自己都意想不到。有钱了,再怎么作妖好呢?反正家家都有马,比一比谁的快怎么样?

  于是赛马活动莫名其妙地兴起了,赛马选育者也闻风而至。到了17世纪末的英格兰,他们用阿拉伯马、西班牙马和当地马的血统,混成了一种超级成功的赛马专用品种——纯血马。

  感谢英国人的性格特质——尊贵的赛马怎么能不排家谱!全世界的纯血马都能明确地上溯到三匹了不起的祖爷爷马——它们被称为三大始祖:拜耶尔土耳其1680、达利阿拉伯1700和高多芬阿拉伯1729。看名字就知道这老三位都是阿拉伯马。

  

  英国人刷出稀有之后,列强们一发不可收拾:

  在英法两地,纯血马×阿拉伯马→盎格鲁-阿拉伯马;

  意大利,纯血马×西班牙马→萨莱诺马;

  南俄,阿拉伯马×3型马顿河马;

  波兰,纯血马×阿拉伯马×欧洲野马→特雷克纳马;

  丹麦,纯血马×腓特烈斯堡马×特雷克纳马→丹麦温血马……

  甚至把马匹拉到殖民地搞搞新意思:

  在澳大利亚,升级成了威尔勒马;

  在印度,纯血马×阿拉伯马×威尔勒马→印度马。

  

  而最令人感慨万千的故事发生在北美。跟西部牛仔片给人的刻板印象不同,在殖民者登陆以前,印第安人是没有马骑的。殖民者的法子现在听起来并不新鲜,拉拢一部分土著打击另一部分。比如西班牙人把一批西班牙马卖给了苏族,他们再对付其他部族就等于平削了。

  “当印第安人第一次见到西班牙人带来的马的时候,感觉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。”这句话暗示的应该是2万年前印第安人祖先将野马猎杀殆尽的事。但事实上大概是因为苏族人天生拥有骑术天赋,只是苦于之前没马骑。

  

  美国常见的马,或多或少都是西班牙马的后代:

  内兹珀斯人的阿帕卢萨马;

  野化的穆斯唐马;

  标志性的美国花马;

  阿拉伯马×西班牙马→奎特马

  ……

  刨根问底,听起来可能会令人哭笑不得:这一千四百年来关于马匹的近乎一切,生理学、解剖学、自然地理、交通运输、商贸、政治、制皮工艺、冶金工艺、文学创作、艺术构思……全是阿拉伯人的一场仗打出来的。

  编辑/马术在线 文章整理自知乎

  原文提示内容来自:

  《DK自然珍藏图鉴丛书 马:全世界100多种马匹的彩色图鉴》

  图片来自互联网 版权归原作者

  扩展阅读

  “死而复生”的里海马,有人说它是阿拉伯马的祖先

文章评论
标签
热门文章